即时新闻
首页> 抗议强拆> 浏览文章
山西企业家揭鹳雀楼景区政府强拆内幕
时间:2022年11月17日 作者:李新安 新闻来源:中国正义反腐网·《反腐廉政月刊》杂志

       正义反腐网·《反腐廉政月刊》杂志社综合讯:(公民记者李新安报道)王威龙是一名民营企业家,来自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蒲州镇西厢村,古代著名楼阁鹳雀楼就位于此地。但在鹳雀楼风景区的修建过程中,他却历经了残酷的强拆,并被压上公审大会。


山西民营企业家王威龙因热心启蒙运动和传播真相,被封了多个微信号。.png

山西民营企业家王威龙因热心启蒙运动和传播真相,被封了多个微信号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王威龙是一名民营企业家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,但却经常遭受政府压迫。在文革中,由于家庭成分是地主,在那个戴高帽子、黑五类的年代,王威龙的父亲被整死了,他自幼跟母亲一家信了耶稣。


       “咱农村的嘛,多年就是自己打拼,也没有种过地。出了校门就自己做生意,慢慢积累的资产。”王威龙介绍,一九九几年的时候,他在太原开网吧。到1995年他开了一个汽车贸易公司卖汽车。到二零零几年他和朋友开了一个石料场。


       记者查询企查查信息显示,王威龙曾经营永济市蒲州镇假日饭店,永济市恒威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(于2017年5月15日退出了40%的投资)。


       王威龙介绍,砂石厂那时候挺挣钱。不料2009年,当地政府换了一个市长,是从河南调过来的,后来当了市委书记,他的亲戚在当地成立公司,说是要资源整合,把石料厂整合成一家,成立某联合公司,统一采挖,统一销售价格。


       王威龙不同意,因为他的石料厂手续是最全的。往环保、土地(国土资源局)部门跑关系,办手续花了很多钱,还买了很多机械,像铲车、挖机,都要申请多次。他把石料厂办得有板有眼,正是快挣钱还没有盈利的时候。


       但是政府不断施压,断电、断路、罚款。“你厂子里出来的车罚款,罚得你都卖不了(石料),有8家石料厂他们就妥协了。”王威龙硬扛了一段时间,后来邻居找碴打架,他被以寻衅滋事关到看守所,关了半年。


       “起诉书就说我寻衅滋事,私挖乱采,反正扣的都是莫须有的罪名。”王威龙表示,最后取保候审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身心疲惫,机械、厂子基本荒废了,“等于说把我投的几百万,半生的积蓄基本上都弄完了。”


       而对他伤害最大的一次,还是2003年的政府强拆。


       公开资料显示, 西厢村位于山西省永济市蒲州镇北端,黄河以东3公里,是历史文化名村,村名源于王实甫的杂剧《西厢记》。境内有蒲州古城遗址、鹳雀楼、黄河大铁牛、普救寺四大知名景区。


古代著名楼阁鹳雀楼.png

古代著名楼阁鹳雀楼图片来源:网络


       鹳雀楼始建于北周,在金元光元年(1222年)遭大火焚毁。1997年12月,鹳雀楼重建,2002年10月1日,鹳雀楼正式对游客开放。


       王威龙介绍,2003年山西省运城市永济市有十大政府改造项目,鹳雀楼建成后,政府需要打造两个4A级景区,急于改造西厢村的基础设施,比如扩街,统一改造门面房,建大型停车场。


       当时拆迁指挥部的总指挥是镇政府的书记李公良,副总指挥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张天雷。


       “(政府)先动员,说话都是趾高气昂,居高临下的,也没有什么法律依据,因为那会儿没有拆迁法。拆迁法是到2004年开了两会以后才出台的,因为国内拆迁的矛盾集体爆发,很多地方因为抗争打死人,屡次发生。”他说。


       王威龙当时奋力抗争。他在太原印了中央8号文件散发,抗议过度开发,损害老百姓利益。警方给他扣帽子说他煽动群众闹事。他们24个拆迁户成立临时小组去找村长,要与政府谈判合理补偿,村长很为难,王威龙说了一句“你现在不要干了”,就有了罢免村干部的罪名。


政府强迫他配合演戏 带头拆迁


       当年(2003年)9月下旬的一天晚上,王威龙被秘密逮捕了,关在公安局旁边县纺织厂工会礼堂的地下室6、7天。期间他拒绝吃饭,只喝过水。


       “轮番打我。把我铐在暖气管子上,就这么折磨我。让我妥协。”他回忆说,“打你一巴掌,又开始劝你:你算了吧,带头拆了吧。现在签字还奖20万块钱呢。只要你签个字,拆迁的时候,你也在旁边蹦着,假装自己很受委屈,我们把你架到旁边去,只要你带头拆迁,其他的拆迁户就不蹦了。”


       “20万也不是个小数目,在2003年那是一笔巨款,我没有答应,我没有出卖任何人。我要拿了这个钱,再配合政府演戏,把我自己房子拆了也行。但是我不想挣那个钱。我记得当时治安大队的大队长说:‘你将来的下场很惨,把你房子拆了,你钱拿不到。孩子将来上学当兵都没戏,也没地方安置工作,老婆也跟你离婚了,你最后的下场就是孤家寡人一个,不断上访,最后你就疯了,就到路边捡垃圾去了。’”


       王威龙不愿意妥协,被关到看守所。电视台的人过去采访他,说只要他说一句话,就放他出去。王威龙说,“要是拆你家房子,你愿意吗?你换位思考一下!”


       在号子里面,犯人打他。王威龙性格也不软弱,就跟他们打,就成了“不服从管教”,被调到更残酷的号子里。“他们要抢劫你的时候,就是从精神上把你打垮,让你妥协。”他说,“那些犯人是没有底线的,他给你折磨成什么样子?就像狗一样,他让你去抹地、去洗厕所,各种(方式)欺负你,完了你受不了,精神上就打垮了。”


       王威龙还被关禁闭室,坐老虎凳。“把我的腿铐在凳子上,把我的腰和胳膊就拷在墙上,等于你人是一个折叠的,坐在那里不能动,给你放下来,胳膊已经僵硬了。公安局提审我的时候,还在我胳膊上踩了一脚,把我右手手腕踩坏(骨裂)了。”他说。


恐怖的公审大会


       不久到了“十一”,当地要开公审大会,就是把枪毙的人,还有一些所谓“罪大恶极”的案件放到一起示众,在社会上起一个震慑效应,给“国庆献礼”。


       王威龙说,“那天枪毙了四个人,都是杀人犯。把我拉到永济礼堂,前面坐的都是公检法司那些人,因为是政法委牵头,后面是他们召集的群众,包括乡镇的干部,把我第一个弄到台子上绑起来。”


       “公安局长张凯就念:‘王威龙抗拒拆迁、罢免村干部,情节特别恶劣,现在依法逮捕!押下去!’武警摁我的头,我就不愿意低头。那个镜头当时在我们电视台放了一两个月,他就是震慑那些还没有拆迁的群众。”


       后来朋友都佩服他,说“龙哥你硬气,誓不低头”。王威龙托人找永济电视台的人索要相关视频,对方说那个时候是盒带,没有保存。


王威龙在山西老家的照片,摄于2009年。.png

王威龙在山西老家的照片,摄于2009年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王威龙介绍,公审大会是针对死刑犯的,其他犯人在国内俗称陪绑。这个流程到了二零一几年可能迫于国际舆论压力才取消。以前更残酷,拿绳子绑上,在车上游街。游完以后把死刑犯拉到黄花滩枪毙,把其他人再押回看守所。


       在王威龙被关押期间,政府就把他的房子拆了。“那个铲车、挖机去了一百多辆。他造势,出动公安、城管、特警,后来电视上演过这个镜头。我家的位置是十字路口第一家,最好的位置。他就把我那个房子带头拆了。”


       被关押五六个月后,王威龙取保候审出来时,家早已夷为平地,被建成停车场了。警方要求他不准上访,不准接受媒体采访,不准通过互联网发布与案件有关的任何内容,不准离开永济,保证随叫随到等等。


从恐惧到觉醒


       王威龙虽然性格强硬,但从此生活在恐惧当中。他到省政府信访办提交材料,看到排的队都有几百米长,冤死人的很多,但没有人管。“司法改革那些东西都是假的。你一上访就暴露了自己,还没有回到家,公安已经在家里等你了。第一次警告,再有一次就把你抓起来判刑了。”


       到了2010年,当地政府规划仿唐一条街,王威龙家又被拆了一次房。“当时有了拆迁法、赔偿法,但政府不依据那些东西,就先把你房子弄了再说,回头找他们的时候他们有一万种理由,让你拆迁的那个钱十年、八年拿不到手。”


       王威龙对体制深感绝望。他说,“共产党从建政之初就是一个妥妥的犯罪集团。共产党就是一个邪灵附体的魔鬼党,它们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比自然灾害更加恶劣的灾难。”


       近年来,王威龙在国内投入启蒙运动,建了20个微信群,转发海内外消息,但被封了8个群,还经常被网监大队请“喝茶”。海外的朋友常年私信和他分享李沐阳、文昭、章天亮等自媒体的节目,让他在管控最严的情况下,也能了解到海外的信息。


       他体会到舆论的力量。比如,某地强制做核酸,封控不让老百姓的车过,出来就要拘留。他们通过自媒体把视频等反复曝光,扩散出去,发了朋友圈,在国内使政府那些人收敛了。


       “(地方政府所谓的)‘正能量’是最坏的,他们所谓的正能量就是沉默。作为一个人,胡适先生说过一句话,你如果不能说话,还不如死掉算了(宁鸣而死,不默而生)。”王威龙说。


王威龙2018参加马拉松比赛。.png

王威龙2018参加马拉松比赛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
       虽然在国内混得还不错,他拥有进口奔驰车和当地最大的、装修最好的房子,但那不是他的理想。为了追求自由民主,2016年,王威龙决定出国,开始研究美签攻略,于2022年7月抵达美国。他最大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人,继续启蒙运动。


网友评论

相关新闻

  • 暂无相关信息!
  •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

  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